美文精选网(www.skyoasis.cn),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当前位置: > 亚博app靠谱么 > 散文精选 > 正文

一棵树的传奇 | 孙连成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6-16 09:34 阅读:次 ?? 作品点评
文/孙连成
?
如今村里七八十岁的老人依然能够清楚地记得他们儿时在村旁的广济寺里上学的情形。
?
那时的广济寺里只有一个年老的和尚,香火稀少;寺里的热闹是在这里上学读书的孩子们带来的。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寺里的两间禅房就成了村里的学堂。学堂里读书的学生,最多的时候也就二三十个人。教书的是一个长着白胡子的老先生,他常常被孩子们的顽皮淘气气得白胡子乱颤。
?
学生们一见到老先生端起长长的烟袋点上火,就知道他们可以休息了。不待招呼,大家一哄而出,像小鸟一样飞出了学堂。
?
他们最大的乐趣就是在学堂旁边的那棵大树上爬上爬下。
?
那是一棵银杏树,村民都叫它“白果树”。它古老,即使是七八十年前的七八十岁的老人们,也说他们从小就记得这是一棵十里八乡都少见的大树;它粗大,树干要七八个人才能合抱过来;它茂盛,整个广济寺都在它的荫庇之下!
?
孩子们扒着树干上胡乱生长的大大小小的突起,蹬着树干上遍布的深深浅浅的坑洼,爬起树来像猴子一样敏捷。他们有时爬到一些细小的枝条上掏鸟窝,有时比赛看谁爬得最高,有时在大树的枝丫上眯起眼睛休息,享受着从枝叶间吹来的清风,有时候就在大树上捉迷藏······
?
这棵古老的银杏树,承载着一代又一代村民的童年记忆。
?
解放后,老和尚走了,有人说他云游去了,有人说他还俗了,总之是不知所终。后来村里新盖了学校,广济寺的那几间房子也逐渐破败、颓圮,能用的砖头和木料也被人拉走了,寺院所在的地方也被改造成了耕地。广济寺终于被时代的风雨给冲蚀、摧毁了,只能像传说一样存在于人们的嘴上和心里。
?
只有那棵老树还在!
?
可能是因为它太粗大了,刀、斧、锯子在它面前已显得无能为力;也可能因为它太古老了,按照村民的说法,“老树成精”,人们已不敢再砍伐它了。它逃过了劫难,孤独地矗立在旷野中,冷眼观望着世间风云的变幻。
?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开始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银杏树下的那一大片土地却没人愿意要,因为在树阴下种的庄稼长势差,收获少。村民们一商量,那片土地干脆不分了,任其荒芜。从此,在春夏秋三季,这里成了牛羊的领地;而在冬天,这里依然是孩子们的乐园。
?
树下的人由少而壮,由壮而老,而古老的银杏树依然故我,岁月没有夺去它的生机,反而使它更加华茂!
?
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商品经济的大潮席卷全国,社会生活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生着巨变。先前没见过的东西出现了,先前罕见的东西也日益常见了。银杏原来一直被认为是药材,人们只是在抓中药时才见过,可是村里个别经常外出、见多识广的人说,城里宾馆的餐桌上有一道菜叫“银杏蒸南瓜”,平时拿来喂猪的南瓜,加上几粒银杏,就那么一蒸,那价钱就贵得吓人。
?
人们这时才突然想到,村头上这棵古老而巨大的银杏树为什么一直没有结过果呢?有人说这是一棵“公树”,“公树”不结果;有人说人们可能压根儿就叫错了名字,它根本就不是什么银杏树;还有人甚至提议,它既然不能产生经济效益,干脆砍掉算了。在一两年的时间里,银杏树成了村民关注和议论的焦点。
?
村长是个年轻人,人很活跃,也有经济头脑,是村里的能人。他给省广播电台经济频道写信,请教了有关问题。电台回信说,银杏树有雌雄之分,雄树只开花不结果,不过可以通过嫁接技术使它结果。经过一番周折,村里从浙江请来了一位专家。开春时,专家带着几个人好一番捣鼓,当年银杏树就结出了累累果实。秋天,看着那一簇簇金黄的椭圆形的银杏果,村民们喜上眉梢。那一年,收获的银杏一下卖了两万多元。消息传开,从树下经过的外乡人无不投来羡慕的眼光。
?
到了九十年代,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城市规模迅速膨胀,城市建设如火如荼。那时候,一股“大树进城”之风悄然刮起。城里有人盯上了这棵银杏树,提出愿意用十几万元的高价买下它,把它移植到城里一个新建的公园里去。年轻的村民大多动了心,因为十几万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坚决不同意,村里一开会,他们就吹胡子瞪眼,大骂一顿,会议只好不欢而散。他们的理由是,大树早就有了灵性,这些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日子越来越好,都是树神在保佑。有个老人家甚至说,他好几次在夜里亲眼见到了树下站着一位白头发白胡子白眉毛的老神仙;他还说,像这样有仙气的树,任谁想动怕也动不了。
?
最后的结果,就像村里议决其他大事一样,老人们的意见占了上风。
?
从那以后,大树有灵的说法越来越深入人心,而且越说越玄乎,说树神灵验得很,夜晚会飞来飞去,到处巡视,谁有什么歪心眼儿都逃不过它的眼睛。这样,不光是本村的人对老树心生敬畏,有时外地的人遇到个三灾两难也要到树下来祷告一番,并学着城里人的样子在低处的枝条上系上一条红布。时间长了,系下的红布条累累丛丛,成了一道别样的风景。
?
近些年来,新农村建设的浪潮滚滚而来,振兴农村经济已成国家战略。看到远远近近前来拜树神的人越来越多,几个精明的村干部有了新的想法,他们要联系附近的大寺院,想办法重建广济寺,发展乡村旅游业。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广济寺里香火繁盛,游人如织,古老的银杏树会和秦松汉柏一样有名,每天接受着人们的膜拜,慷慨地给树下的人们带来好运和幸福
?
去年深秋,我回了一趟老家。
?
夕阳下,远远就看见了银杏树。夕阳照耀着它巨大的身躯,阳光的金红色和树叶的金黄色交融在一起,显得质朴、庄严而高贵。快要成熟的银杏果三五个或七八个聚在一起,金灿灿黄澄澄的,宛如一簇簇金色的希望,沉甸甸地掩映在枝叶间。
?
走到树下,地上已有不少金黄的落叶。那小小的扇形的黄叶,一枚枚都好像凝聚着慷慨告别的深情,贮满了追求新生的浪漫,让人联想到生命的静美和岁月的静好。
?
徘徊树下,思绪飞扬。
?
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也不知道是哪一阵风从什么地方刮来了一粒种子,它就如此偶然地找到了自己的家园。从一棵幼苗长成一棵蓊郁的大树,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寒暑轮替和雨雪风霜,锛?斧锯不能摧残它,野火兵燹不能毁灭它;它见证了爱恨情仇,阅尽了盛衰兴亡,终于穿过时光的隧道,在这里站成了一树神圣。它是大自然给人类雕琢的风景,是岁月唱给生命的赞歌!
?
它是一棵树,也是一个符号,一段传奇。
?
我知道,根本没有什么树神,大树也不会有什么灵性,因为无论世事如何变迁,人们心里永远充满着对幸福生活的期待和对美好未来的向往,它才成为人们的一种精神寄托。只要这种期待和向往不停息、不消失,这棵大树的传奇就仍将延续,永远永远,直到天荒地老。
?
?end?
?
作者简介
?
作者简介:孙连成,河南省汝南县人,中学高级教师